妖娆夜色中 豪门儿媳化身舞厅之花

妖娆夜色中 豪门儿媳化身舞厅之花(图文无关)

午后的咖啡厅,在厚厚的窗帘遮掩下显得有些昏暗,可当叶小唯走进咖啡厅时,我的眼前一亮,这真是一个艳光四射的美人儿。不得不说,造物主是偏心的,它仿佛格外青睐叶小唯,给了她完美的容颜和婀娜的身段。但与美不相称的,是叶小唯脸上浓得化不开的忧伤……

苦楚

2010年4月17日,我接到父亲的电话:“小唯,你想办法筹10万元钱寄回来,这回你弟弟终于要踏踏实实做人了,他和一个朋友准备加盟一个快餐店,就是手头还缺钱……”父亲在那头絮絮叨叨地描绘着弟弟的远大蓝图,我的心里却犯了愁:在家人心目中,我就是他们的骄傲,所有人都知道我嫁了豪门,婆家有钱有势,所以,每每娘家有什么大事小情,都会向我张口,可他们哪里知道,豪门内也不是随处可以捡到黄金的,我每次贴补娘家的钱都沾着辛酸的泪!

那天晚上,我趁着婆婆下楼散步,小心翼翼地向老公康程提出借钱,老公的反应果然在我的意料之中,他坐在电脑前聚精会神地玩着游戏,头都没抬:“你又不是不知道,家里的钱都是我妈在保管,你要借钱就管她借!”

 妖娆夜色中 豪门儿媳化身舞厅之花(图文无关)

我积郁已久的怒火终于爆发了:“这到底是我们的家,还是你妈的家?无论我做什么都需要请示你妈,处处都要看你妈的眼色行事,既然在你心中只有你妈和电脑,那你干吗把我娶回家?”

可老公根本无视我的眼泪,觉得我是在无理取闹,索性不搭理我。我恨恨地回到房间,对着镜子仔细端详:镜中的我依旧年轻,依旧美丽,可为何曾经那么痴迷着我的老公,如今对我的美熟视无睹?从何时起,我和他成了一对最熟悉的陌生人?

想着想着,我悲从心来,我觉得,一切都是婆婆在从中作梗!自从2008年婆婆和公公离了婚,她搬过来和我们同住,我的生活便完全变了样……

鬼使神差般,我突然想起了前两天在报纸上看见的歌厅的招聘小广告,一个念头涌上心间:婆婆不是最爱面子吗,我偏要让她康家的脸面扫地!就这样,我偷偷跑到那家歌厅,凭着姣好的容貌和悦耳的嗓音,很快就成了最红的陪唱小姐,当然在那里,我有了新名字“珍珍”。

 妖娆夜色中 豪门儿媳化身舞厅之花(图文无关)

恩怨

从此,我过着一种分裂的生活:白天,我是按照婆婆的规矩文静贤淑的豪门儿媳小唯;晚上,我是风情万种美丽妖娆的歌厅之花“珍珍”,陪着形形色色的男人逢场作戏,唱着一首首没有生命的情歌。

我知道婆婆快被我气疯了,好多次,当我深夜归家,婆婆看着浓妆艳抹的我,眼神凌厉得像刀子。可面对她的审问,我处变不惊:“妈,您不是常说我是寄生虫吗?我正努力靠着自己的劳动挣钱,这难道也不对吗?您放心,我挣的钱每一分都是清白的,这个世界上的男人又不全是像公公那样的……”

我知道这句话的杀伤力,离婚可以说是婆婆这辈子视为最耻辱的事情。2007年,公公迷上了书法,参加了一个培训班,不想却在那里认识了一个同样爱好书法的女人,临老入了花丛,最后,公公竟然为了这段黄昏情不惜跟儿女决裂,坚决跟婆婆离了婚。

 妖娆夜色中 豪门儿媳化身舞厅之花(图文无关)

婆婆的性格本来就内向孤僻,离婚后就更令人捉摸不定了。她说不愿意一个人住,于是便自作主张,掏了近一百万用康程的名字买了一套复式楼,非要我们搬去和她同住。我心里是一百二十个不情愿,可老公是孝子,我也无可奈何。

婆婆的难缠,我是婚前就领教够了。

我和老公康程相识在A市。我的父母都是老知青,多年前从武汉到了A市,后来就在A市成家立业,相继生下了我和弟弟。也许是从大都市到了小城,父母的心里一直是郁闷的,在小城生活了20多年也始终无法彻底融入当地的生活。在我们家里有一条不成文的规矩,只准讲武汉话,不许讲当地话,否则就会招致责骂。小时候,我跟着小朋友玩,学了一口当地话,每次不自觉顺口说出来,母亲就会重重打我一巴掌:“没出息的伢,未必你还想一辈子呆在这里!”

 妖娆夜色中 豪门儿媳化身舞厅之花(图文无关)

我自幼就出落得漂亮,读书成绩却一直不好,从初中起,就有很多男孩子围在我身边打转儿,母亲总是告诫我:“如果你想一辈子生活在这个小地方,早早结婚生子,将来为柴米油盐烦恼,那你想谈恋爱就恋爱吧,我无话可说。可你要是想回武汉,你就要听妈的话,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

我当然愿意回武汉,每年过年,父母会带我回武汉,武汉留给我的印象太美好了:黄鹤楼、东湖、香喷喷的热干面、好吃的糯米包油条……

所以,我一直谨记着母亲的教诲,我的身边从来不乏蓝颜知己,但我从没有正式谈过一场恋爱。初中毕业后,我读了技校,毕业后进了当地的棉纺厂,成了一名纺织女工。其间,年轻的车间主任,也是厂党委书记的儿子曾托人到我家提亲,但被我拒绝了。

一晃,我26岁了,那时还没“剩女”这一词,我快成了人们口中的老姑娘。理想与现实的巨大差距,让我深深苦恼和困惑。我辞职了,报考了成教,希望能改变命运。上课时,和我同桌的男生吸引了我,他用了一部很炫很新潮的手机,一看就知道价格不菲。虽然那个叫康程的男生长得其貌不扬,但凭直觉,我断定他的家境不错。

 妖娆夜色中 豪门儿媳化身舞厅之花(图文无关)

挣扎

更令我惊喜的是,一次我听康程接手机,他竟然说着一口流利的武汉话,这让我心生亲切。康程显然是喜欢我的,他总是热情地帮我抄笔记,有事没事找我说话。这一次,我接受了康程的追求,也许渐逝的青春让我恐慌,也许在我的潜意识里,康程可以带给我想要的生活。

康程从没向我提起过他家里的具体情况,我一直以为,他家可能比较有钱,可第一次上康程家,我还是被震住了。康程家居然是一幢三层的小洋楼,带着一个很大的花园,里面盛开着各种各样美丽的花儿。直到那一天,我才知道,康程的父亲生意做得很大,他的姐夫是市政府的领导,年轻有为,前途无限。那天上门,我带了精心挑选的糕点和茶叶,可婆婆根本不伸手去接,后来还是康程把礼物放到了桌上。我估计它们最终逃脱不掉被丢进垃圾桶的命运。

得知我家住在工业区,婆婆一脸不屑:“哎哟,那种地方怎么住得了人,灰尘大噪音大,你们那里的人素质也差。有一次,我开车路过那儿,还遭遇了‘碰瓷’……”我的脸在发烧,不知如何接话。

 妖娆夜色中 豪门儿媳化身舞厅之花(图文无关)

我和康程的恋爱遭到婆婆的强烈反对,可一向听话的康程为了我第一次大胆地反抗了,他甚至离家出走,挤到我狭窄的家。我父母待康程很好,弟弟也“康哥长康哥短”地叫他,让康程觉得很温暖。

后来,我怀孕了,婆婆终于妥协了,可也许是不满意我这个出自贫寒之家的儿媳,她连婚礼都省略了。婚后,坏事好事接踵而至,先是怀孕3个月的我莫名其妙地流产了,医生说,我的体质不好,有可能会发展成习惯性流产;接着,老公被安排回了武汉,进了一家效益不错的事业单位上班,我也跟着老公一起到了武汉,终于圆了我和父母多年来的梦想。

起初,我们小两口生活在一起恩恩爱爱,日子很幸福,唯一遗憾的是,我一直没能再怀上孩子。可2008年,婆婆婚变后和我们同住,我的噩梦开始了。婆婆把我当成佣人使唤,她说她胃不好,要少食多餐,我每天清晨5点就得起来用小火给她熬粥,想着心思变换菜谱;婆婆说她腰椎有损伤,于是我得学着给她按摩,经常按得手都发麻,我还得给她剪指甲、洗衣服。

 妖娆夜色中 豪门儿媳化身舞厅之花(图文无关)

这些我都能接受,毕竟孝敬老人是应该的,可我受不了婆婆对我的人格污辱,因为我到武汉后一直没上班,只要我需要用钱,她张口闭口就是:“你年纪轻轻就甘做寄生虫,还要靠我这个老的养你,住着我的房子,用我的钱。”

我的娘家环境不好,弟弟没读大学一直没个正经工作,我当然需要贴补一下娘家,可每每从老公手里拿点钱,婆婆总会知道,又会对着康程指桑骂槐:“早就让你不要娶她,娶她一个养她一家!早晚累死你!”

在婆婆的影响下,康程对我的态度也转变了,他回家宁愿对着电脑也不愿陪我。自从我去歌厅陪唱后,他更是理都懒得理我,如果我还不能生下孩子,如果婆婆继续坐镇我们家,离婚肯定是迟早的事儿。远在A市的亲人朋友都羡慕我嫁了豪门,谁知道我整天在地狱中挣扎……

上一篇:恋子的婆婆和我抢丈夫
下一篇:绝情前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