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情前夫

她的美丽与他的才学曾被誉为“绝配”,而多年后这对佳偶却缘何走上离婚路呢?

绝情前夫让我不再迷信郎才女貌

我还穿开裆裤的时候,便认识了前夫哲伟——一个和我住在一个大院、同样穿开裆裤的家伙。我们两家本是邻居,只不过,我的父母是工人,他的父母是教授。这种知识上的差异,折射到年幼的我心里,便演变成了对他们全家盲目的崇拜。因此,当年梳着两个朝天鬏的我,一直跟在哲伟屁股后面,他说一是一,我绝无二话。

就在这样的懵懵懂懂中,10年仿佛弹指一挥间,倏然而过。当年的毛头小子,已长成了翩翩少年。自打那时开始,邻里街坊中就不断有追求哲伟的女孩出现。可高大英俊的哲伟,唯独看上了学历平平却容貌出众的我。

在和哲伟相恋两年后,我们终于在一片亲友的祝福声中迈进了婚姻的殿堂。新婚燕尔,已为人妻的我,依然没能摆脱两家人知识差异的影响,在婚后也对哲伟言听计从。在我的眼里,我和哲伟的婚姻,就是一次“郎才女貌”的完美体现。在他的怀抱里,我宁愿做一只处处依顺的小鸟,无条件支持他的鸿鹄之志。我坚定地相信,面对如此优秀的老公,我可以用我的美貌陪伴他一生一世。

没过多久,哲伟的弟弟以优异的成绩从清华大学毕业,又考取了美国某大学的硕士研究生。而早弟弟几年出生的哲伟,却因为十年动乱耽误了学业,只能在一家五星级酒店做服务生。眼看着弟弟满载着父母的期望远渡大洋彼岸,哲伟心里除了默默替弟弟高兴之外,又多了一份羡慕。生性要强的他,也不甘心落后,于是报了大学的英语夜校,夜以继日地自学。

可能是家庭环境的熏陶,哲伟的英语水平突飞猛进,恰逢酒店招聘销售代表,他就在内部报名,并以笔试第一名的成绩淘汰了与他竞争的几名大学生。也正是由那时起,我们的婚姻出现了难以觉察的裂痕。

当上销售代表之后的哲伟,工作越来越出色,他本人也越发的勤勉。在家里,常常是我一个人,既带女儿,又要做家务。哲伟很快就升任销售主管了,于是上进的他,晚上开始自学管理学。

我怕女儿哭闹影响到他,又怕他夏天看书热得中暑,就和女儿在一间没有电风扇的小屋待着,把仅有的一台风扇留给了灯下苦读的哲伟。有时候,透过门缝看到他工作了一天却还要学习的样子,我真是控制不住地心疼他。因此我加倍努力地做好一个贤妻良母应该做到的一切,免去他所有的后顾之忧。殊不知,这样日复一日的家庭分工,已经将我和哲伟的思想境地越拉越远。

一天晚饭的时候,哲伟突然问我:“小红,你说马斯洛为什么要把人的需求划分为5个层次,我怎么想都是6个啊,你说呢?”我正往他的碗里夹着西红柿炒鸡蛋,听他这么一问,我愣了一下,反问他:“马斯洛是谁?”听了我这话,他微微皱了皱眉头,便埋头吃饭,一句话也不说了。结婚都几年了,哲伟这种不常见的反应让我心里“咯噔”一下。

饭后,我边刷碗边想,自己到底哪里说错了?我不知道谁是马斯洛,问问他不行吗?有必要为这件小事情皱眉?那天晚上临睡前,我们各自躺在那张结婚时买来的双人床上,辗转反侧。夜晚的窗外,下起了夏日里常见的雷雨,裂空霹雳,我惊得不由把身子向哲伟靠了靠。可是,尽管与他近在咫尺,我却很明显地感到,我们心的距离,已经渐行渐远了。

第二天,我一大早就到单位的“万事通”老张那里,问清楚了马斯洛和他著名的“需求论”。晚上回到家,我迫不及待地跟哲伟说:“我已经知道马斯洛是谁了,你说说那第6个需求层次是什么啊?”本以为他会像以前一样,兴奋地拥我入怀,说一句:“美女老婆,你真棒!”谁知他只是冷冷地说:“关于我的需求观点,我今天已经和单位的小鱼聊过了,还讨论了半天,不想再说一遍了。”

我觉得很委屈,自己特意为了迎合丈夫而做的努力,他居然视而不见。我说:“我特地在单位请教了别人,就为了回来和你聊,你怎么一点都不善解人意啊?”哲伟不屑地从鼻腔中“哼”了一声,说:“就一个日常聊天而已,你具备这个常识咱们就聊聊,不知道的话谁也没说你什么。就算你问来了,也不过是皮毛,谈起来也没意思。人的知识,不是一时的功夫,而是平时慢慢积累的。你平时就只知道洗衣烧饭带孩子,和你真是没有共同语言。”

哲伟说完这番话,就回屋看书了,留下我一个人愣在那里,泪水在眼眶里打转。我不明白和哲伟之间到底怎么了,好好的怎么就成了“没有共同语言”?哪对夫妻居家过日子,不是在洗衣烧饭带孩子当中度过的啊?我们以前也经常在一起聊聊萝卜多少钱一斤,隔壁老李家又出了个什么新鲜事儿。

再说了,他每天都说要学习、要进取,那家务活总要有人做啊,难道我也丢下女儿和家务不管,陪他一起做那些所谓“高尚”的事情?真不明白,我牺牲了自我,成全了老公一颗进取的心,怎么反过头来,还要被他鸡蛋里挑骨头呢?

虽然心里有种种不满,但一向奉老公的话如圣旨的我,也不敢对他说什么反驳的话。只是,我想尽可能改变自己,让老公重拾宝贝一般。然而要重新吸引老公,我自己觉得,从知识上弥补是肯定来不及了,毕竟我开始学,他也一直在学,我的脚步始终落在他后面;其次,我们毕竟还有一个女儿,我还要照顾丈夫,我就算学,也无法踏实下心来。

于是我只能通过打扮外貌,来捕获丈夫的心。哲伟那时已经是酒店的销售总监,收入也丰厚了很多。我便取了一些钱,从衣服到鞋子,从口红到粉底,购置了一整套。

一个月后,哲伟生日那天,我提前两个小时跟单位请了假,把女儿送到婆婆那里,自己赶回家精心打扮。果然,哲伟回来看到无限娇美的我,居然破天荒地停止了一天晚自习,对我温存有加。那天晚上,我对自己的美貌颇为自信,同时也感到丈夫又回来了。

当时我还天真地想,人们说的“郎才女貌”真是不假,哲伟那么优秀,而我又是一个众人眼中的美女,我们两个就如同神仙美眷。作为女人,有夫如此,夫复何求呢?

谁知好景不长,我一直醉心于化妆打扮,妆是一天比一天浓了,可是哲伟的反应却没有以往的激烈。秋去冬来,一日,就在我向哲伟展示我新买的裘皮大衣时,他终于不耐烦地说道:“我的姑奶奶,你有完没完?这小半年来,你花在胭脂水粉和名牌服装上的钱,比我一年孝敬父母的还多!还有,瞧瞧你这身打扮,俗!简直俗不可耐!”

我“腾”的一下就火了,冲他嚷嚷道:“那你到底要我怎么做你才满足?我承认我学识比不过你,我们家整体也比不过你们家,那你当初干吗还死皮赖脸地追我?你酒店不是有个小鱼吗?你找她去啊!”就在这时,哲伟冷笑着缓缓说出了我这辈子也无法忘掉的话:“你以为我没有?你这个只知道家务的蠢女人,我和小鱼的事情全世界都知道,恐怕就你不知道了吧?”

我听后疯了一般冲上去,撕扯着他的脖领,尖叫道:“你说什么!你这个没良心的,这么多年了,我哪里对你不好,什么时候违逆过你的意思?你说啊,你居然背着我和别人好!你对得起我吗?”

他厌恶地一把推开我,用一种教训的语气说:“你别话不投机就动手,泼妇!有点修养行不行?我早就说过了,你没必要特意为我改变什么,人和人的缘分要顺其自然,合就成,不合就散,何必强求呢?刚结婚的时候,我文化也不高,咱们正好是一对。可是我后来进步了,你却原地踏步,我说什么就是什么,你自己一点主见都没有。不管我说的对不对,你都点头,这样的盲从只会让我反感,得不到一点好处!你是新时代的女性,怎么老把自己弄得跟旧社会妇女似的。别整天仗着自己有几分姿色便招摇过市,就算穿裘皮大衣你一样是没念过几年书的半瓶子水。”

他说这话的间隙,居然还有心情去喝水,润了润喉咙,才又补充说:“不过你放心,我不会和你离婚的,除非你先提出来。”

听了这滔滔不绝连珠炮似的话语,我忍着被推倒的剧痛,欲哭无泪。原来,古人讲的“才子佳人”放到如今都是笑谈;原来,曾经共吃苦的夫妻不能共享福;原来,一个人外表再美丽,也无法弥补她内涵的不足。我的婚姻弄到这个地步,或许已经无法收拾。它上面的千疮百孔,早已在不知不觉间,给我们的婚姻烙上了种种不和谐的音符。可即使这个时候,我仍然不能下决心离婚。

尽管他有外遇却不离婚,是对我的折磨,但我仍希望他有回心转意的一天。毕竟,人是要活在现实的油盐酱醋中的,不可能一天到晚讨论那些不能当饭吃的 理论。而且我始终认为,小鱼和哲伟,或许只是知己相惜的感情,而非男欢女爱。

那次吵架过后的两三天,我的脚踝总是隐隐疼痛。于是,我在三姐的陪同下,去医院做了检查。检查结果令人吃惊,我的右脚踝骨,居然在那天的推搡中有了骨裂,而紧随其后的哲伟的态度,则把我那还剩一丝希望的心,推入了深深谷底!电话里,我流着泪跟他说我入院了,踝骨骨裂,他木然地告诉我好好休息,酒店还有客户,当天就不来照顾我了。

我听后,电话从手中无声滑落,就算“郎才女貌”已不再是真言,那“一夜夫妻百日恩”也总该算数吧?为什么我们做了那么久夫妻,在我因他受伤的时候,他却连一点心疼都没有呢?到那时我才发现,原来他对小鱼是一种什么感情已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彻底明白了,他已经不再爱我。

万念俱灰的我,出院后第一件事情就是与这个绝情的男人办理了离婚手续。这段失败的婚姻让我看清了哲伟骨子里的为人,也让我清楚地认识到,再美的花朵看多了也会厌烦,女人不能过度依赖自己的容貌。

编后:

电影《手机》,让“审美疲劳”一跃成为流行语。细想来,此话不无道理。再美的外表也禁不住岁月侵蚀,内在美才是永恒的财富。

上一篇:妖娆夜色中 豪门儿媳化身舞厅之花
下一篇:老公说:她是最好的情人,你是最好的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