畸恋酿苦酒 悲情岳父举刀血刃家暴女婿

在平江县三墩乡,童某是远近闻名的恶少。他自小就在充满家庭暴力的环境里生活,母亲因受不了父亲的打骂服毒自尽,父亲因逃避责任离家出走,叔叔收留了他和弟弟,但他却没有因此感恩,反而过早的辍学走入社会,沾染了赌博等恶习。2005年秋,在集市上看中前来逛街的乡村女孩小丽,威逼利诱将其娶为妻子。结婚后,总是拳脚相加,恶言相向。2007年8月,与小丽再起争执,扬言到岳父家行凶,被岳父苏某杀死……

2007年8月8日晚,平江县三墩乡某村村民苏某持柴刀将年仅28岁的女婿童某活活砍死,血案震惊了善良的人们,是什么原因使苏某对女婿痛下杀手呢?

血案惊山村恶徒在疯狂中丧生

8月8日,夏日的夜幕慢慢降临,平东县三墩乡一栋简陋的民居里,苏某神情焦躁地在房间内来回走动,想起女婿童某下午打来的恐吓电话,他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叮铃铃……”急促的电话铃声再次响起,苏某连忙抓起电话,里面传来童某咆哮般的咒骂声:“你等着帮你女儿收尸吧,我等下就到你家来,杀掉你们一家老小!”苏某还没有来得及开口,对方就挂断了电话。苏某气得脸色发青,心中打了一个冷颤,将听筒重重一摔。

不久,他又接到女儿小丽的电话“爸爸,那个天杀的拿两把刀气冲冲地出了门,直奔家里来了,你和妈妈要小心。”苏某越想越气愤,他十分清楚女婿是说得出做得到的人,心里暗想:“你平时打骂我女儿且不说,现在竟敢持刀来杀我们,老子今天就给你点颜色看看。”于是惊恐中的他到自家柴房里找了一把磨得锋利的柴刀。

没过多久,屋外响起了摩托车的轰鸣声,苏某看了看墙上的时钟,已是晚上九点多,估摸着时间,应该是童某到了。

“嘎” 的一声,摩托车停在院里,苏某借着昏黄的灯光看到童某边停摩托车,边从身上抽刀。他顿时火冒三丈,怒从心头起,忙将柴刀操在手里,从屋里冲出来,对准童某的后脑勺猛砍一刀。一刀下去,童某被砍翻在地,左耳也被砍劈下来了。苏某依然怒不可遏,又举刀朝童某头部连砍两刀,做完了这些事,苏某反而平静了,他坐在家里静静地等候警方的到来。“这个伢子真是死有余辜,不是逼不得已,平时连树叶子掉了怕打着脑壳的苏爹也下得了手啊?”“苏爹肠子都气青了,这次为了家人他什么都不顾了。”

苏某杀死童某的消息不胫而走,偏辟的山村传得沸沸扬扬。在村民的议论声中,一辆警车很快呼啸而至,接到报警的平江县公安局三墩派出所所长李志平带领民警火速赶到了现场。他们到达时,童某倒在血泊之中,脑浆、鲜血流了一地,瞳孔已经扩散。李所长吩咐民警保护好现场,迅速将犯罪嫌疑人苏某控制,同时立即打电话向县局请求增派警力。

随后,县公安局刑警大队副大队长许昕率侦察员赶到,迅速开展现场勘查和调查访问工作。到底是什么原因使性格懦弱的苏某对女婿童某痛下杀手呢?随着调查的深入,谜团一步步解开。

畸恋酿苦酒家庭暴力中挣扎

苏某有个女儿叫小丽,因为家境贫寒,初中毕业后就待业在家,帮助干农活。虽然生长在农村,但她依然出落得婷婷玉立,楚楚动人,是村里远近闻名的一枝花。转眼间,小丽快二十岁了,前来家里提亲的几乎踏破了门槛,但没有一个是小丽中意的。

2005 年秋天,小丽到集镇上去买衣服,和一个男孩子不期而遇。男孩个子不高,皮肤黝黑,满脸横肉,看上去约二十六七岁,一见面,他一双眼睛就朝小丽放肆瞄来瞄去。小丽见他傻乎乎的样子,羞涩的笑了笑。他见小丽没有责怪的意思,胆子更大了,就说:“你是我见过的最漂亮的姑娘,我们交个朋友吧。”男孩将手伸过来,来握小丽的手,小丽本能地将手一缩,他两眼一瞪,目露凶光,恶狠狠地说:“不给我面子是不?你也不打听打听我童某是谁,我和你交朋友是看得起你。”看到对方凶巴巴的,小丽有点害怕,连衣服也不敢买了就回家了。谁知这次相遇,竟给小丽的生活和家庭带来了莫大的恐惧和痛苦,埋下了祸根。

几天后,童某来到了小丽的家里,嘴上说是来相亲,其实是来探虚实。他大大咧咧地对小丽的父亲说:“老苏,我看上了小丽,我想和她结婚。”苏某素知童某的恶名,懦弱的他既不想得罪眼前人,也不敢立即表态说不同意,只是含糊其辞地说:“小丽年龄还小,等我们考虑考虑再说。”童某见苏没有反对,便隔三差五地往苏家跑,每次都带些礼物来,且满嘴甜言蜜语骗得小丽开心,还信誓旦旦地说为了她可以改掉一切恶习,可以为她牺牲自己,这令从未受过异性关爱的小丽也感动不已。在童某的攻势下,小丽不顾父母的反对,作出了令她一生追悔莫及的选择,数月后她投入童某的怀抱。在当年旧历年底,两人就按农村风俗订了婚,小丽成了童某的媳妇。

谁知,订婚后不久,童某的缺点就逐渐暴露出来了。他好逸恶劳,嗜赌如命,性格十分暴戾。有一次,童某赌博将他们的订婚戒指都输掉了,小丽很生气,埋怨了两句,立即招至童某的拳打脚踢。此后,小丽面对凶残的童某,始终不敢多言,童某稍不如意,轻则拳脚加身,重则棍棒相向,她心里也开始后悔自己当初的草率。

去年4月,童某因赌博被公安机关抓获,被拘留了十多天。小丽原以为童某受了教训会有所收敛,谁知他回来后,变本加厉,常常沉溺在赌博之中。小丽提出跟他分手,童某立即拳脚相加,边打还边说:“订婚的时候,你花了老子的钱,现在想分手没门,你敢走我就杀了你全家。”小丽感到害怕,只好逆来顺受,默默忍受着折磨,再也不敢提分手的事。

去年11月,小丽生下一个女儿,原以为丈夫会看在孩子的面上对自己好一点,谁知还在月子中就遭到童某的毒打,让她终日以泪洗面,在惊恐中度日。

今年3月,童某伙同他人开设赌场被公安机关现场查获,他趁乱逃跑,被公安机关列为网上逃犯。童某先后逃到广东、上海等地游荡,由于好吃懒做,身上的钱很快就花光了,只能靠老乡朋友们接济,就这样在外面混了三个多月。

8 月初,听说女儿生病,童某才偷偷潜回老家。因为怕公安机关的追捕,他在家只待了几天就想出去,他卖掉手机换回500元,再凑了点路费,正准备离开时,小丽对他说:“你把女儿的100元的医药费付了再走吧,前面治病的钱还是向我妈借的。”话音刚落,童某的拳头就雨点般落下来,小丽被打得鼻青眼肿,浑身青一块、紫一块,但她忍着屈辱的泪水没敢吭声。一顿拳打脚踢之后,童某仍不解恨,丧心病狂地将啤酒瓶底部敲掉,对着小丽的双脚猛刺,钻心的疼痛让小丽晕了过去。醒来时望着血肉模糊的双脚,她绝望了,挣扎着到集镇上买回了农药,准备自尽。童某怕妻子死在家中惹来麻烦,便急躁地打电话到苏某家中,要求岳父把人带走。苏某老两口在听惯了女儿的哭诉和女婿的恐吓之后,早已心灰意冷,再也不愿插手他们的纠纷。最后还是心疼女儿的母亲下午抽空前来看望,但没有将她接走。

成长埋祸根孩子在孤僻中长大

应该说童某的成长经历是值得怜悯的。从出生起,童某就生活在父亲的阴影下,父亲对母亲百般折磨,稍不如意便大打出手。8岁那年,在经受了最惨痛的一次暴打之后,心疼他们兄弟俩的母亲终于再也不堪忍受,服老鼠药自杀,父亲因逃避法律责任,离家出逃。在失去双亲庇护的日子里,善良的叔叔收留了他们。尽管叔叔一家已有三个孩子,在并不富裕的80年代多了两张嘴,对于靠田间劳作养家糊口的叔叔来说是多么沉重的负担,但叔叔还是承受了一切。

小学毕业后,童某再也无心读书,失学后,过早地步入了社会。随着年龄的增长,他开始疯狂地迷恋赌博,有时为了赌博的利益纷争大打出手,;连叔叔的劝说也无动于衷。童某的恶习越演越烈,凡与人争吵便扬言要将其杀死。善良的乡邻都畏而远之,渐渐地童某的恶名开始闻名乡里,再也无人敢对其善言相劝,更不敢言责其失,童某一步一步地踏上了自己铺垫的不归路。

上一篇:父母在女儿衣柜内发现陌生男子 误以为贼报警
下一篇:丈夫手术暴露婚外情 肾竟是老婆情人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