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母“失踪”后妈相救 脑瘫儿的别样幸福

四川12岁男孩杨鹏因患脑瘤住进重庆大坪医院,继母一直在他身边悉心照顾,而生母自从他患病后只来看过一次就再也联系不上。如今,杨鹏就要上手术台了,听说手术风险大,在上手术台之前他想对继母叫一声“妈妈”。

后妈坚持全力救他

昨晚晚饭后,杨鹏和继母陈柳手拉手从医院外散步回到肿瘤科病房,因为化疗,孩子掉光了头发,瘦小的身躯看上去像是只有七八岁。陈柳抱着杨鹏的头狠狠地亲了一下。“儿子,好样的,你现在走得比我还快。”

记得两个月前,35岁的陈柳和丈夫杨进强还在广州上班,3月22日晚,丈夫突然接到四川达州老家父亲打来的电话:“杨鹏脑壳痛得很,晕倒了!”那一夜杨进强夫妻俩一夜未眠,第二天再次接到消息说,孩子检查确认是脑里长了个瘤子。夫妻俩当天赶回达州将孩子接到重医附属儿童医院治疗。

当时杨鹏的眼睛已经看不见了,医生告诉他们,孩子的脑瘤长在神经密集的脑部中心区域,不能做手术切除,只能用管子将脑积液吸出来。在重症监护室外,家人开始犹豫要不要继续治疗,最怕的是到最后花完钱人还是没救回来,丈夫和公公的想法被陈柳打断。“我不会放弃儿子,只要有一线希望,我都要给他治,我们要有信心,儿子才会有信心。”听到妻子这番话,杨进强一把抱住她泣不成声,妻子对儿子的爱让他这个亲生父亲惭愧。

要卖房子筹治疗费

原来,陈柳和杨进强是再婚夫妻,6年前,前妻提出和杨离婚,儿子杨鹏归男方抚养。2010年,杨在广州打工认识了广西人陈柳并重新组建家庭,33岁的陈柳成了10岁孩子的后妈。

面对儿子身患重病,陈柳很快作出决定,她在医院照顾孩子,丈夫在外挣钱治疗。4月7日,杨鹏转院到大坪医院肿瘤科进行化疗,陈柳寸步不离在身边照顾着他。

但杨鹏一天需要800元左右的治疗费,而丈夫一个月4000元的收入根本不够,婆家娘家的亲戚都借遍了,孩子的病情还很难说,也许是一个无底洞。“老家的房子我已经在中介登记了,便宜点都可以卖了。”陈柳说,不管怎样,她都要全力救儿子。

据了解,春节前陈柳就怀了孕,在丈夫不知情的情况下,她悄悄做了流产,“我希望把我所有的母爱都给杨鹏一个人。”她说。

3月27日,杨鹏的亲生母亲李兰(化名)接到儿子生病的消息到医院看他,杨进强要求前妻留下照顾杨鹏但被拒绝,从那以后杨鹏就再也没见过亲生母亲。

陈柳说,她希望孩子的生母能来医院陪陪孩子,并不是为了向她要医疗费,只是想孩子在最需要关怀的时候能感受到亲生母亲的那份爱。

病友不知她是后妈

在大坪医院肿瘤科一区,没有人知道陈柳是杨鹏的后妈。

“有时母子俩晚上整夜都不睡觉,亲热得很。”隔壁床的张阿姨说,那天突然听见孩子叫陈柳“阿姨”,她觉得很诧异,原来才知陈柳竟是后妈。

据了解,杨鹏已经做了29次化疗,做满30次后,他要再次手术将脑内的管子取出来。如今,他的视力已经渐渐恢复,行动也越来越灵活了,但他的病情还无法预测。他说,如果没有“阿姨”,他可能早就活不下去了。

新闻面对面

“她像亲生妈妈

对我一样好”

记者:你的亲生妈妈很久不来看你,你想她吗?有没有抱怨过她?

杨鹏:(摇摇头)以前妈妈对我也很好,她不来看我肯定有苦衷,但是我还是很想看看她,我怕我做了手术就看不到她了。

记者:在你心里,有没有接受陈阿姨这个妈妈?

杨鹏:以前我好怕后妈会虐待我,但是现在我安心了,她就像以前亲生妈妈对我一样好,不像人们常说的“后妈”。

记者:你现在在手术前有什么愿望吗?

杨鹏:我又要做手术了,我看到一些和我一样的娃儿手术后就不能说话不能动了,我怕我做了手术也这样,我想叫阿姨一声“妈妈”。

本组稿件由记者 叶惠娟 采写

上一篇:红杏妻谋杀亲夫后抛尸 因哭丧太假被识破
下一篇:疯狂毕业季:36张百元纸币扎成花束赠美女